“同學會”快到了,老弟那邊剛好有些可供餐敘的簡便桌椅,只是看起來老舊一些,決定染塊布舖蓋桌面。


上星期日〈1018日〉中午喝過喜酒,回到園區已是下午4點多,準備取一些梅枝作為染材,山上有兩棵梅樹,一棵長在陡坡上,一棵長在斜坡下,這兩棵梅樹,從不曾結果,卻是不錯的染色植物,但因生長的地方不方便管理,任期自然發展,就成了蔓澤蘭的天堂,交代老伴先去除蔓澤蘭,再取一些梅枝。

虹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